關俊棠神父專欄

心耕•世作•暮春雨

潤物•無聲•五十載

為甚麼我們都相信「天不常蔚藍,花兒不常開」,卻總是對「祂的慈愛常在」半信半疑?

4 June 2021, 4:00:00 pm

為甚麼我們都相信「天不常蔚藍,花兒不常開」,卻總是對「祂的慈愛常在」半信半疑?

《主慈頌》是熙篤會士江克滿神父七十年代的作品,詞簡意賅,旋律優美是聖樂中的佳作,陪伴著幾代的教友成長。每次唱這首歌的時候,都深深地被歌詞所感動。我敢打賭,這份感受應是大部份教友的共鳴和共識。但令人感到困惑的是,雖然我們為歌詞內容所打動,唱起來時又真正投入,可現實都好像是另一回事。我們都相信「天不常蔚藍,花兒不常開」,但總是在人生遭遇險境困難時,對「祂的慈愛常在」半信半疑。

一家四口,平日都是很好的教友,忽然發現父親染上危疾,大家都擔心得不得了,四處求問求醫,就是沒有一起坐下來求問求助於天主;一年中總有某些主日彌撒,某些家庭缺席了,而且總是有規律性地缺席。一次細問之下,答案是:因為囝囝囡囡明天要測驗!天啊,原來測驗大過天!教友夫婦忽然出現了感情問題,較清醒的會尋求婚姻輔導的協助,較不清醒的會彼此指責,怨忿升級;卻就是不懂得請天主出手!有位頗虔誠服務的好教友,就是怕參加喪禮和到墳場。

為甚麼會這樣?我想很可能是我們一向只教人要信天主,卻沒有好好教導和示範給他們如何信賴天主!整個慕道過程,我們很著重慕道者要相信有神的存在,信祂是偉大的、有能力的及慈愛的……等的大道理;老實說,相信有神存在並不困難,連魔鬼也比我們更相信神的存在。據統計,全世界相信神的人遠比不信神或否定神的人多得很,然而,我們卻欠缺了在慕道和領洗後沒有鍥而不捨地教教友們如何親近神,怎樣與祂建立一份個人的、深度的和親密的情誼。只光信,沒有情,很難信賴!

不過,話得說回來,當神職人員站在講道臺上叮嚀教友要信賴天主時,可曾想過臺下教友實際的處境有時並不容易。神父、修女衣食無憂,教會修會生養死葬,病了也不必擔心沒錢看病。然而,臺下某家的孩子病了,而且是怪病,那是他們的兒子,不是我的兒子;某太太剛被公司辭退,那是他的太太,不是我的太太;疫症肆虐,丟了工作,手停口停,我都依然吃得好好的。教規指明不可用人工避孕,嘗試過跟教會的方式最終第三名小朋友來到人間,被安慰要信靠天主,天主自會照顧。可現實上,誰會在經濟上幫我照顧?堂區?教區?教會?一想及此,對那些誠實地相信但卻去不到信賴和臣服境界的善男信女們,心中總有份虧欠!

讓我們一起祈禱:
噢!大哉主愛,感謝祢活在我內、愛在我內、也透過我顯露出了祢那含情脈脈的凝視,讓我的所作所為,皆因與祢及與眾生的緊密結連孕育而出。請幫助我們成為一個團體,傷痕纍纍中仍分擔彼此的包袱及榮耀的重擔,俯聽我們內心想療癒這個世界的渴望。心知祢在聆聽著我們,遠先於我們的喃喃自語。因著所有形容主祢的名號,我們獻上我們的祈禱。阿們。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