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俊棠神父專欄

心耕•世作•暮春雨

潤物•無聲•五十載

為甚麼我到今天依然愛國?

14 May 2021, 4:00:00 pm

為甚麼我到今天依然愛國?

為甚麼我到今天依然愛國?

愛上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不是理性,而是感情所致。

我是幸運經歷了六年舊制中文中學的培育。那些年,我們有許多非常優秀來自中國內地的老師來我們修院任教。印象最深的是國文老師、中國歷史、中國地理、生物科、數學科……等幾位老師。我們用的課本大都是國民政府編寫的教科書。我對中文和歷史特別感興趣。我們會讀古文、習書法、每星期作文,老師還教我們學作詩。上課時,不只教課文,還教我們做人之道。中國歷史老師則把歷史講解得栩栩如生;地理老師因以前工作關係曾走遍大江南北,介紹中國地方和民間風俗時有不少很地道的故事和描述,一點也不會悶。我就是在這種薰陶下對自己的國家產了了感情,甚至是愛得過了頭,有點不理性的感情和衝動。還記得讀現代史講到八國聯軍、鴉片戰爭時,義憤填胸,立志不去讀好英語,以示抗議!很傻吧!是的,傻得可憐,也傻得可愛!

文化中國令我對國家民族產生了情,這種情時而澎湃、優雅、自豪。然而,面對歷朝歷代的政治中國,卻又總有令人感傷、心痛、無奈及慚愧之處。再看自己也是其中一份子的炎黃子孫同胞時,當中總會碰到某些前人或今人(不拘是知識份子,抑或市井百姓)的品格情操,浩氣風骨,令我心懷敬服,能與他們同為中國人,感與榮然。然而,當看到另一邊廂的國人愚眛、貪婪、奴性、自私、不合群及霸凌,又會有那種恨鐵不成鋼的唏噓與面目無光的感覺。

愛國必須以優良的文化為根,沒有文化為基礎,就算衣食足,科技先進,也很難愛得起來。外國如是,中國也如是!所謂文化,不單只是文、史、哲這些上層的東西,它更指我們對生活其中的土地、風俗、體群、祖先及傳承的情懷與不捨。而文化當中,總有優良與劣質之別。我讀過柏陽《醜陋的中國人》、鍾祖康《來生不做中國人》和余杰最近的作品《卑賤的中國人》,讀來心裡有多番的難受,然而讀著讀著,卻有另一番更深的感受浮現:中國人果真如此不濟,你我不愛他們,誰去愛他們?天主也不是這樣愛了以色列民,不也是這樣愛了我和你嗎?

今時今日,在香港談愛國是一個非常觸動神經的話題,總有各人各見,甚至引起不同情緒的反彈和反應。本文開始時有說過,愛上一個民族和國家,不是理性,而是感情所致。我想在結束時多補一句,愛國更是信仰的一種呈現,我是個信神的人,生我育我的天主,把我放在那一個時代和甚麼地方,就是祂安排我成熟成長、成己成人最佳的時空和土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