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俊棠神父專欄

心耕•世作•暮春雨

潤物•無聲•五十載

為甚麼我特別敬愛聖教宗若望廿三世?

21 May 2021, 4:00:00 pm

為甚麼我特別敬愛聖教宗若望廿三世?

1963年,教區白英奇主教送我到羅馬攻讀哲學和神學。1963年是梵蒂崗第二屆大公會議(「梵二」)的第二年。1962年,由教宗若望廿三世 (Angelo Giuseppe Roncalli, 25.11.1881 – 3.6.1963) 所召開。這位被當時樞機們推選出來作為過渡教宗(因他被選時已經77歲了),開啟了影響天主教至深的梵蒂崗第二屆大公會議(第一屆大公會議於1869-70年舉行)。1963年9月,我抵達羅馬時,教宗若望廿三世已在當年六月返回天家了。當時,教內教外人士都仍在不停地懷念著這位羅馬人愛稱的「好爸爸教宗」(Papa Buono)。那年,忘記了是那位教授或同學給我講述了若望廿三世的一件事跡。

教宗若望廿三世在某一次公開場合說:「儘管共產黨在理念上及意識形態上有許多地方和天主教教義格格不入,甚至矛盾,但我們仍然要愛共產黨人!」至今我仍然沒完全明白,為甚麼這句話在一名19、20歲的年輕修士心中竟產生了那麼重大的影響和影響了我日後在判斷是非對錯及他人時如此深!難怪,聽他們說,教宗若望廿三世出殯之日,意大利許多共產黨人都來送別。有些人還落淚了。

這位教宗的這番話,我用了五十年來學習和實踐。首先是罪行和罪人要分而待之。福音中,耶穌不是對罪婦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回去吧,不要再犯了!」嗎?後來在鑽研心理學中,發現我的所作所為,與我的成長特別是童年成長、我的遭遇、接受過的教育、社會薰陶有十分密切的關係。沒有人一生下來就是壞人、惡人、魔鬼!其次,在教理上,無論我們相信性善或性惡,基督信仰最核心的其中一個真理是「人本善良」,因為人人都是天主的偉大傑作,都擁有祂智慧的質地;邪惡非來自天主,而是創造論中所稱人擁有選擇的自由所衍生出來很可怕的副產品。

第三,我、你、我們都是可以犯錯犯罪的人,所以,小心當我我們百分百肯定自己是對,別人是錯的時候,我們就容易被自己的傲慢及自以為是的態度蒙閉了心眼,看不清事情的真相,也看不清自己。天主教會向來喜歡封聖,即冊封某某人為聖者,但天主教會從來不曾以官方名義,宣告某某人是大罪人必下地獄!為甚麼?答案是:不敢,也沒有資格!

最後,教宗若望廿三世給我的啟示是:儘管我不同意你,不喜歡你,甚至惱怒你,我還是要愛你!怎麼愛?最基本的是不可羞辱你,無論在思想上、說話上、態度上,行為文字上都不可以;因為羞辱你,就是羞辱天主!更不可折磨你,因為我折磨你,就是折磨天主。

讓我們一起祈禱:
噢!大哉主愛,感謝祢活在我內、愛在我內、也透過我顯露出了祢那含情脈脈的凝視,讓我的所作所為,皆因與祢及與眾生的緊密結連孕育而出。請幫助我們成為一個團體,傷痕纍纍中仍分擔彼此的包袱及榮耀的重擔,俯聽我們內心想療癒這個世界的渴望。心知祢在聆聽著我們,遠先於我們的喃喃自語。因著所有形容主祢的名號,我們獻上我們的祈禱。阿們。

1